【盘问】传奇滑手Guy Mariano,滑手/主理人/父亲的蜕变_主理盘问蜕变父亲 – 传奇搜服

【盘问】传奇滑手Guy Mariano,滑手/主理人/父亲的蜕变_主理盘问蜕变父亲

点击上方“WHATSUP滑板志”可以订阅哦

这次TWS选的回顾滑手是Guy Mariano,大家应该都听过这个名字,我们92年6月刊的“Check Out”栏目讲述的就是他,91年的视频Video Days把他带到大家面前,那期的配图是Spike Jonze拍摄的back slip杀Peter Smolik扶手。25年后,Guy已经功成名就,和Eric Koston一起经营品牌Numbers Edition,还有了一个两岁的女儿Gia。一起来看看现在的他如何看待自己的初心,以及如何潜移默化地成为了新一代的“Mark和Jason”。

图:当年的Check Out版面。

摄影:Spike Jones。


现在有很多视频型的滑手,他们在视频里总是去挑战更难的动作,更大的地形,但是他们成招儿不稳,控板水平并没有那么高。Guy Mariano就不是这样,他对脚下的滑板有着绝对的控制,而且他总是能够以最轻松有趣的方式去实现自己心目中的滑板。


Guy冷静谦逊,从他的滑板可见一斑。他有主见,不会受别人的影响,也不会单纯为了胜过谁而做事情。他的滑板纯粹并不简单,他想去哪里,什么时候滑,都随心。Guy就是正能量滑手的典范,而这样的人是非常少的。

——Jason Lee

还记得你看到这篇Check Out见刊的时候吗?那时候Video Days已经发表了,大家肯定知道你是谁。
可能那时候人们对发视频的文字宣传没有那么敏感吧,也可能是看视频的和看杂志的不是同一拨人,哈哈。但是那篇文章的确为我们出视频提供了思路。当初我们不是刻意要做这个视频的,直到发布的那一刻大家才知道,哦要发视频了。所以说,不管那次Check Out做好之后多长时间才发,等到见刊的时候,我的视频已经发布了。
 
那是Beverly Hills小扶手对吧?是Wilshire那个?
对,从照片上来看那个扶手又小又陡。对于我这种pop不算高的滑手来说——30年来这一点还是老样子哈哈——那样的扶手是我的菜。
 
那是你back lip杀掉的第一个扶手吗?
其实我之前就back lip杀过它,但是当时我作为一个小am,又刚好有机会和Spike Jonze这样的人一起拍摄,我还没傻到尝试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招儿。为了保证能拍到好照片,换做谁都会去熟悉的地形,做有把握的招儿。要是那次什么都没拍到,那可能就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Spike Jonze合作了,哈哈。
 
后来有一期里面还有一个特殊角度的照片,看起来是同一天拍的啊。
其实我是看到了Skin拍的Sean Sheffey ollie过扶手的照片才有的我这张照片,从后面来拍,这角度蛮有趣的。可能那个时代的滑板摄影师普遍更有艺术气息,他们喜欢做实验性的尝试。

图:大家讨论的特别视角图,来源依旧是Spike。

尽管几乎没有犯错的余地,他们还是愿意尝试,当时拍电影不像现在,不是数字媒介,试错的机会更少。
没错,但是现在,就拿Nyjah举例,如果他要尝试back flip杀El Toro,摄影师大概只能拍到几张照片,有时候甚至只有一张。这种情况下,摄影师做尝试的机会更少。
 
Jason Lee写下了这段话,你还记得吗?
我们电话采访之前正好读到了,这篇Check Out写得是真好啊!Jason其实是个非常棒的作家,他现在主要做视频。有一天我们在讨论各种滑板视频,我给他发了Numbers的视频——这也成为了我们制作的第一部视频,他还写了他的一些想法发给我。有时候我都想聘请他给我写文章,宣传我的视频。那时候Check Out是他来写,真的太棒了。他写出了那个时候我滑板的初心,而且他用了“纯粹”这个词,击中我了。那时候我刚离开Powell来到Blind——但是我没有被这些外在的东西影响,我很享受自己各个阶段的滑板状态。我已经实现了我的梦想——为Powell效力,接下来要和Mark,Jason一起为Blind效力,我做每件事情的初衷都很单纯。

我知道那毕竟是一篇Check Out,内容肯定不会是对我的批评,但是我觉得他写出了我想要表达的东西,他说的关于我的滑板——现在回过头看,那段日子我非常真诚。

可能Jason的感受就是那样的。现在当我和一个大有前途的am滑手一起玩滑板的时候,他们会做好多好多新招,或者我也可以做成的招——但是他们完成得更好。现在读那段话的时候,我对Jason当时的心情感同身受。

图:Video Days宣传视频里back nosegrind的全过程

摄影:Spike。

Jason和Mark有没有讲过他们的滑板哲学?你们有学到吗?还是说通过一起滑板你们耳濡目染?
身教大于言传。Jason Lee对自己的风格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,通过看他,我会变得“我要始终保持自己的水平,因为我知道Jason会在意这个。”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不仅在意动作,还在意所有的细节。我记得Jason说过类似街式滑板会越来越壮大的话,但是他说尝试back flip杀更大的扶手什么的并不算壮大,可以选择小一点的地形,但是动作看起来更有风格,这才是重要的。
 
看来Mark和Jason说的是对的,街式确实越来越流行。
每次Mark一沾板,就会有奇迹发生,真的是奇迹。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像Mark和Jason那样滑板。我总是说,随便到板场找一个孩子,把他丢到Baker的队伍里,他们就会被影响成为更好的滑手。我小时候就是那样被塑造被影响的。
 
好像不管什么时候,优秀滑手的诞生总是离不开前辈的塑造。比如Baker的Reynolds,FA的Dill和AVE,你与Mark和Jason。Jason什么事都能注意到,哪怕是贴纸的位置和上层板面的颜色这类小事。
太对了。那时候我们不仅是和他们一起滑板,我们简直是对他们着迷。
  

图:Video Days另一部宣传视频中tailgrab noseslide杀Mid Wilshire扶手

摄影:Spike

当你看到这个广告的时候,Guy Mariano已经可以one-foot,switch,闭着眼做这招儿了。但是你看不到,因为视频还没有发布。

你们就像信徒。
没错。我有一张和Rudy Johnson的合照,照片里我们把头发染成了Mark和Jason的发色。当我喜欢Bones Brigade的时候,我模仿他们的穿着;Matt Hensley走红的时候,我剃头,穿同款裤子,也挂一条裤链;当我深受Natas Kaupas影响时,我也下楼玩路缘。孩子们现在也是这样“追星”的。

你知道Baker和Reynolds牛逼的地方在哪里吗?我喜欢Baker塑造滑手的方式,他们从街头或者板场选滑手,Reynolds看到了他们的潜力,他从来没收过已经很有成就的滑手入队,是他一手培养了这些孩子——他早早地就看到了他们的与众不同。
 
Video Days里面,每个滑手马上就能成但还是没成的招儿里,有哪些属于做成了就惊为天人的?
去San Francisco的那次,Rudy在Embarcadero尝试manual接tre flip——而我当时在Seven尝试tre flip,我扭到了脚踝,伤得挺严重。当时我没想太多,因为我从来没觉得拍摄Video Days有deadline,所以当时我就没想“我得把这招儿做成。”

要是treflip杀Seven成了,在Video Days里肯定算是惊艳了,Mark呢?
我记得Mark Gonzales在U池尝试frontside noseblunt,那个道具对它来说有点大,我记得他在LA的Transitions板场尝试过。
 
那个要是成了肯定也贼牛逼,毕竟当时影片最后在mini ramp上的动作是有史以来第一次,Rudy呢?
Rudy和我一起在La Mirada跳几个比较大的扶手,大家都放弃尝试的时候,Rudy差点就用lipslide杀掉这个闪电杆,不过最后他摔了个狗吃屎。Rudy真的很躁,不过他应该也没想过要再去尝试。这个招儿被Frankie Hill用在了91年的视频Celebrity Tropical Fish的结尾。

Frankie Hill以前就住在La Mirada,我们还找他一起玩呢。他本来住在Santa Barbara,但是他当时和Robin Williams一起去La Mirada拍摄Hook,我在La Mirada的朋友都参与过那个视频。我一直都觉得Frankie Hill很厉害。
 
我以前总是听人说Jason Lee比视频里要厉害多了,比如“他在Video Days里面就是随便滑滑。”他有什么招儿是马上就成了的?
他的部分很精彩,只是Jason这人比较鸡贼,他玩滑板需要正确的氛围和恰到好处的感觉。在视频发布很久之前,我曾经见过Jason尝试backside 180 50-50杀扶手。我觉得那样的招儿他应该不会想着改天去做成,也许他根本就不在意,那个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这个视频会是什么样,我可不是说这个视频不特别哈。
 
是很特别。
但是我们不知道它的影响力会有多少。现在会有这样的情况:“我们打算再延期一年,用这一年里的所有素材做一部视频。”

就拿Miles Silvas举例,他和女朋友还有PLA的兄弟们一起在巴塞罗那待了3个月,然后用这3个月的素材做了一部视频,太厉害啦。他的风格是视频成功的关键,因为感觉他很享受,看视频的人也会受感染。所以可能Blind的视频就是这样,我们在拍摄的过程中很享受自己,视频传达出一种轻松自由的氛围。
  

图:在家里头脑风暴新招数,1991

摄影:Jacob Rosenberg


观众的确会被视频里的氛围感染。我在想Gonz刚巧把Video Days给Kim Gordon看的事情,这大概开启了Spike的MV生涯,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,Video Days是Spike导演生涯的开始(Spike是《Her》的导演)。
Spike是一个很与众不同的人——他这样的人肯定会成功。我懂你想表达的点,Video Days之后不久我和Sonic Youth(朋克乐队)一起做了视频。滑板就是这么厉害,它能引领时尚,艺术,音乐。我们眼见滑板是如何改变文化的,就好像象形文字之于人类。
 
Questionable里面还有当时还没火的Green Day呢。
哈哈,各种口袋的裤子会流行,紧身裤会流行,鞋子会流行,街头风回流行,Supreme会崛起,等等等等,所有都与滑板文化有关。
 
Jordan Richter呢?有哪些他没做的招儿?最开始我以为Jordan特别厉害,他摔很惨的那招儿我还记着呢。
那时候他和Peter Hewitt简直称霸Carlsbad(McGill`s板场)。他们俩简直炸裂,谁说Jordan不厉害,去McGill`s比试比试。你肯定也知道,他的风格和技巧是众所周知的。
 
那个空中接力的backside ollie to fakie,现在的U池也见不到这样的动作啊。
对,他现在也很厉害。

图:在Hewlett Packard的nosegrind,1990

摄影:Spike Jonze


你现在的生活怎么样?Numbers Edition运营得如何?
现在生活挺好的,我有了一个小宝贝,2岁,做爸爸超级兴奋。我还拥有了一个品牌,也是很激动,那是我的另一个孩子。
 
儿子还是女儿?
女儿,叫Gia,她现在还没有开始滑板,但是看着Andrew Reynolds和Stella一起滑板就会让我很期待我和我女儿。说实话,最开始我不知道要不要让她也滑板,因为她肯定会受伤,我也不想总是push她,我有所有新晋老爸的担心。但是当我看到Andrew他们的时候,我希望我和我女儿也可以有那样的时刻。作为滑手的我们有时候也是自私的,但女儿永远是我的第一位。

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品牌,这个品牌给了我们新的奔头,比如出广告,设计图案等等,对我和Eric来说,这是一个全新的角色。不管怎样我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,现在这个队伍让我特别的开心和骄傲。滑板总是不断进步的,所有人都一样,他们的风格和对待事物的态度虽然可能和我并不相同,但是他们都是独特的,他们都是自己领域内的艺术家,躁得很。感觉我就像是个家长,哈哈,如果这些孩子们做得不对,责任在我这个家长,毕竟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滑手。
 
现在的你和Eric就是当初的Mark和Jason。
没错,区别应该是现在这帮滑手,不论老少,他们都很坚定,比如Miles Silvas,我会从Miles那里取经,哈哈,他现在有项目在身。我很喜欢TX,他一直都很厉害,我不知道Numbers是否会给他带来新的动力,但是他真的一贯优秀,他在adidas的所有视频里都非常厉害。

视频:Guy在Blind视频Video Days (1991)中的个人part,当时14岁的少年值得一看。

摄像:Spike Jonze。

文字 |TWS

翻译 |小雯

来源 | TWS

编辑 |坦克

点击“”更多精彩内容